2019-02-03*

所有的焦慮都不離奇,因為你信奉成功

  所有的焦慮都不離奇,因為你信奉成功

  文/陳方

  孩子們在小區裏你追我趕,嘻嘻哈哈。返校歸來,他們的寒假生活真正開始了。

  二年級的孩子,期末考試成績如何,老師並未公布,班裏的孩子都領到了獎狀,隻是獎項名號各不相同。一年級的孩子更是得意,這次期末連考試都沒有,隻玩了闖關遊戲。

  這一切和去年大不相同,去年一年級期末返校時,老師不但公布了分數還發了試卷,家長們難掩好奇,總會忍不住問問,你家娃考了多少分啊?

  後來,小區裏的一位小朋友還把這樣的場景寫到了日記中,期末我考了兩個100分,我媽媽就像麻雀似的,嘰嘰喳喳,在小區裏見到別的小朋友,都要問問人家有沒有考雙百。

  今年絕不會出現這樣的場景了。不光是兒子所在的小學沒有公布分數,我生活的這座城市,很多小學今年都沒有像往常那樣公布分數。

  可憐了我的朋友圈,竟然沒有家長去轉發那篇據說非常火的小學生作文《我的願望》:

  馬上過年了,請做個招人待見的叔叔阿姨,別逮個小朋友就問考了多少分?在班裏第幾名?我們問你工資多少了嗎?幾套房了嗎?換車了嗎?要二胎了嗎?文明你我他,幸福中國年。

  即便不公布成績,但孩子們的學習可能並不輕鬆。就以筆者所在的河北為例,最近幾年,高考的河北高分考生實在太離譜,正常的學習狀態壓根夠不著那樣的分數。不說備戰高考的超級中學,就說本市有名的初中,成績拔尖的學生據說都是晚上12點睡覺早晨6點前起床,初一初二的學生,睡眠時間不足6個小時,分秒必爭的學習節奏絲毫不誇張。

  在這樣的環境裏,你要想登上成績金字塔尖,就要付出非常人般的努力。也常常聽身邊的家長抱怨:就是因為咱們身邊有這些變態的老師和學生,我們這些正常學習的孩子才永遠出不了好成績。

  也有頓悟的。

  在中學重點班煎熬了不到兩年,T還是把孩子送出了國;

  M家的孩子去年成功考入了一初中重點班,現在也準備逃離到其他城市去;

  Y兩年前辭職做了全職媽媽,本想著一心一意把孩子培養成學霸,但最近也轉移方向,她認為學霸都是天生的,還是把孩子培養成一個有趣的懂生活的人吧;

  J更有意思,他堅決反對讓剛上二年級的孩子參與各種競爭,在他看來,孩子年幼時就推著他參與競爭,孩子的注意力勢必會被轉移到各種比的事情上,這麽小的年紀,本應該向內自我積攢能量,競爭帶來的焦慮會消耗孩子的精力,內心變得越來越羸弱,家長卻渾然不知,還在為孩子的小格局裏的優秀沾沾自喜,這算不算是一種悲哀?

  接觸的家長越多,你會發現身邊還是存在開明的家長的,隻是他們不善於或者不屑於在朋友圈裏刷存在感,他們對優秀的定義更寬泛,也沒有把優秀和平凡絕對化。

  這些家長不會對北大碩士送外賣、法學畢業生賣水果這樣的新聞咋舌,他們大體懂得去過高處便有了選擇的自由,這裏的高處並非外在生活的體麵,而是內在生活的自洽。

  前不久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,對1863名家長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,72。6%的受訪家長能接受孩子的平凡。調查樣本不夠大,但多多少少也能表明,在龐大的家長焦慮群體中還是有穩定因素的。

  不穩定是常態。看看朋友圈裏家長們曬的娃大致有兩種,別人家的孩子都是來報恩的,自己家的娃卻是來討債的。

  有意思的是,口口聲聲抱怨自家娃討債的那些父母們,在看到成績不好的孩子是來報恩的,因為讀書特別好的孩子將來都出了國,父母和孩子見麵隻能靠視頻;讀書沒資質,到我們老了可以常伴左右,今天載父母吃牛肉明天帶父母吃海鮮的段子時,又拚命轉發點讚。難道說這僅僅是阿Q式的精神自慰?不盡然,這確實是現實的一種。報恩或討債,要看你用什麽眼光看。

  隻是在孩子教育的問題上,很少有家長能篤定自若。總之,太多人,生來便是平凡的命,卻染上了不願將就的病。

  至少在當下,恐怕沒有什麽良藥能緩解很多家長的教育焦慮,因為我們這一代人大都信奉隻有成功才能獲取更好的社會資源,還沒能享受到內心自洽的生活,又哪有資格和能力去指導孩子們有一個有趣的未來?

  來源:光明日報(ID:gmrb1949)

Tiny
發現更多相似內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