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-05-08*

為什麽很多人滿足於此生僅拿份工資,做一份朝九晚六的工作?

  為什麽很多人滿足於此生僅拿份工資,做一份朝九晚六的工作?

  文/霍真布魯茲老爺

  那一年,火槍大學畢業了,找了一份薪水不高不低的工作,買了一雙籃球鞋,請同學吃了一頓飯,他喝多了,被室友扛回了寢室,望著住了四年宿舍,牆上大學校花冰女的海報,他忽然哭了起來,哭得像條狗,那一晚他沒有睡,他擦了一晚上的槍。

  那是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,錢不多,在這個遙遠的城市,勉強苟活。同事都是上貼吧,他上知乎、豆瓣,跟他們玩不到一起去,女同事都姿色平平,有幾個還愛往他身邊蹭,看著煩,有個叫遊俠,是個卓爾精靈,長得倒有幾分姿色,就是太黑。

  火槍六級的時候,學會了狙擊,領導給他提了職,管三個人,其中有遊俠。升職的那天,領導拍著他肩膀說,好好幹,我的位置遲早是你的。

  火槍那晚上又擦起了槍,想起了詩與遠方。

  屠夫和賞金來找他,他們是他同學。屠夫跟他說:別在這幹了,你是火槍,你是需要裝備的,在這你什麽也得不到,nothing。跟我創業吧,你要離開你的comfortable zone,舒適區你懂不,才能發現更大的world。you are huge,you need change。跟我走,推個塔400金,殺個人200金,殺個十個八個就有錢買惡魔刀鋒了。屠夫吐字有點不清,還帶著英文,戴個眼鏡,有點海龜範兒。

  賞金在旁邊鄙夷地說:買個雞巴惡魔刀鋒,直接發個眾籌,直接買聖劍。

  對,屠夫用胖手摸摸臉,過了a輪過b輪,說不定就上市了。

  必須上市。

  雖然屠夫大學四級都沒過,火槍的心還是動了,他們來的那一刻他心就動了,他想起了冰女。

  他走的那天,卓爾遊俠去送他,問他:就在這打錢不好嗎?

  火槍說:dream。做人要有理想。你不懂的。

  他們仨一起創業,三人吃一組吃樹。經常是屠夫勾住人,火槍點人,賞金收割人頭。

  有時候火槍也會提點意見,賞金說:你幾把懂不懂,現在是我的強勢期,我要發育。別扯別的,快去買兩組眼。

  有時候屠夫勾不到人,他們仨被人反殺,賞金會隱形,屠夫血多,火槍死的時候會掉很多錢,這時候賞金會拍著他的肩膀說:沒事,我給你發個眾籌。

  眾籌始終也沒發,火槍身上錢越來越少,不過他覺得很充足,他有時候還是能夢見冰女。

  有一天賞金說:公司過a輪了,咱們發了。三個人跟瘋子一樣地笑。那天在酒吧裏,三個人跟傻逼似地喝酒,賞金推過來一個穿紅衣服的女人,她頭發紅的像火,身材火的像火。

  她說她叫莉娜,她扭動著腰肢過來的時候,火槍覺得渾身都燃了起來,他為了掩飾自己,隻好擦拭自己的火槍。

  莉娜俯身下來盯著他的眼睛,火槍正對上她的胸部,白花花的炫目。莉娜咯咯笑著坐到他的腿上,舔著嘴唇問:弟弟,想想把你那杆槍放到這裏?

  火槍渴的厲害,那晚上不知道喝了多少酒。

 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,他聽見了屠夫的哭聲,屠夫抖著臉上的肥肉說:賞金這個王八羔子,把錢卷跑了。

  屠夫現在不說英文了,吐字很清晰,火槍很快就明白了,公司根本就沒有過a輪。賞金騙了他們,直接帶著錢跑路了。

  回到原來公司的時候,火槍又從文員開始做起,原來的領導沒少擠兌他,不過還是接納了他。

  卓爾遊俠走了,據說嫁給了區長的公子,他長得很像屠夫,不過開路虎。原來的幾個女同事還在,除了身材發了福,看他的眼神充滿了不屑。

Tiny
發現更多相似內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