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-04-14*

人一輩子需要更多關注情字

  媽媽打電話告訴他,“貝爾瑟先生昨晚去世了,葬禮定在周三舉行。”傑克想起了自己的童年時光,回憶像一部代久遠的紀錄片在腦海中閃過。“傑克,聽見我說話了嗎?”“啊,對不起,媽媽。聽見了。我已經好久沒有想到過他了,”傑克說。“他可以沒忘記你。每次我見過他,他都問你最近怎麽樣。還會回憶起和你一起度過的許多美好時光,”媽媽說道。“他花了很多時間來教我那些他認為重要的東西……媽媽,我會去參加他的葬禮的,”傑克說。傑克履行了自己的諾言,參加了貝爾瑟先生的葬禮。

 

  回到了以前。走進房子的每一步都承載了太多的回憶,每張照片,每件家具……突然,傑克停了下來。“怎麽了,傑克?”媽媽問。“那個盒子不見了。”他說。“什麽盒子?”媽媽又問,“他桌子上麵有一個小小的盒子,盒子總是上著鎖。我問過他無數次,那裏麵有什麽東西。他總是告訴我,‘那是我最珍貴的東西。’現在,我永遠也無法知道什麽對他如此珍貴了,”傑克說。

  貝爾瑟先生去世兩周後的一天,傑克在郵箱裏發現了一張包裹單。第二天一早,傑克就取回了包裹。包裹上的字跡很難辨認,但是寄信人地址卻引起了他的注意。包裹上的地址是:“哈羅德·貝爾瑟先生。”傑克拆開包裹,裏邊正是那個金盒子,還有一封信。讀著讀著,傑克的手顫抖了。“在我死後,請把這個盒子轉交給傑克·貝內特。這是我一生中最珍貴的東西。”傑克心跳加速,淚水模糊了雙眼。他小心翼翼地打開盒子,裏麵是一塊漂亮的金懷表。他打開表蓋,裏麵刻著:“傑克,謝謝你,謝謝你和我共同度過的時光!——哈羅德·貝爾瑟。”“他最珍貴的東西……是……和我在一起的時光。”傑克拿著杯表想了好一會兒,然後給辦公室打了個電話,把接下來兩天的工作預約全部取消,他得花些時間來陪陪妻兒了……

Tiny
發現更多相似內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