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-12-06*

狼橋



  牧羊人上山放羊,總是背著一支雙管獵槍。但他從來沒有放過一槍,因為他說隻在狼攻擊羊的時候,他才開槍。

  槍是爺爺傳下來的,爺爺臨死的時候告訴他,狼比人先到這裏,人沒有權力趕走它們。

  但村裏的人都不這樣想,他們隻想把狼趕盡殺絕。前些日子,全村的獵人組成了一支搜捕隊,拉網式地一字排開,端著槍,從一座山頭走向另一座山頭。狼群無處藏身,遭到了徹底的清洗。

  唯一沒有參加這次清洗行動的就是牧羊人。村長當時來做他的思想工作,想拉他一起去。因為誰都知道,他最清楚狼的行蹤,他的祖祖輩輩都是和狼打交道的。

  村長說:狼吃過我們的羊,別忘了。

  我沒忘,我們也殺過狼。

  村長一愣,說:我們必須把狼殺絕,不然,它們會接著吃我們的羊。

  我們可以用槍保護羊群,用不著把狼殺絕。

  村長說不通,就憤憤地離開了。缺了牧羊人,捕狼行動照樣進行了。漫山遍野的槍聲和狼的哀嚎讓牧羊人的心一陣陣緊縮。

  就在那天晚上,牧羊人趕著羊群回家,在山溝裏發現一匹昏倒的母狼,渾身是血,肚子鼓鼓的,一定是懷了狼崽。

  他用自己的外衣護住狼,偷偷地抱回家,為它清洗傷口,包紮。還好,子彈是從右前腿穿過,要不了命。

  為了更好地照顧狼,他就睡在狼的旁邊。可是,第二天早上醒來,狼已經不見了。

  他一驚,連忙起身追出去,哪還有狼的影子?全村人都在狂歡,剝了狼皮,煮著狼肉,載歌載舞,煙霧彌漫。他望了望遠處的山,暗念:但願它是逃走了。

  這時節,不見半滴雨水,南山上的草越來越少,羊群餓得咩咩直叫。遠遠望去,北山上倒是綠油油的。南山和北山之間有一道深澗相隔,溝通深澗的隻有一座樹幹搭起的窄橋,人走在上麵直晃蕩。所以,平時很少有人過去。

  可是,不能眼睜睜看著羊挨餓呀。牧羊人決定趕著羊群過橋。羊也望到了對麵的綠色,都迫不及待地往橋上跑。

  不過,還沒等跑上橋,羊群又紛紛掉頭。牧羊人一看,橋頭突然冒出一匹狼,威風凜凜,一夫當關,萬夫莫開。

  牧羊人警惕地端起獵槍,瞄準狼。他瞄了半天,發現狼的右前腿提在空中——這就是他救過的那匹狼。

  他慢慢放下槍,和羊群一起撤退。那狼並沒有進攻羊群的意思,它瘸著腿在橋頭來回走動,遠遠地望著羊群。

  太陽落山,牧羊人趕著羊群回家的時候,偷偷地回望一眼。這時,狼也沿著橋最邊上的一根樹幹,踩著獨木快速通過,回北山去了。牧羊人心裏樂了一下,他覺得狼過橋的動作太滑稽了,就像雜技演員走鋼絲。橋中間明明還有那麽寬的走道,它為什麽不走呢?

  狼擋在橋頭,已經不是什麽秘密。村長決定組織幾個精幹的獵手,去幹掉它。牧羊人急了,跑到村長家裏,請求不要殺那匹狼。他的理由很簡單,狼並沒有攻擊羊群。

  村長笑了,說:小夥子,你還嫩了點。狼可狡猾著呢,它表麵上看不攻擊羊群,可是隻要它守住橋頭,不讓我們的羊群過去,用不了幾天,羊就會餓死。到那時,它還用攻擊嗎?遍地都是它的食物了。

  牧羊人說不過村長,就發狠地咬著嘴唇,說:我去讓它走開,不擋住橋頭,你是不是就可以不殺它了?

  村長沒作聲,算是默許了吧。這也許就是最後一匹狼了,村長也不把它放在眼裏。

  牧羊人來到橋頭的時候,身後跟著村長,還有幾個獵手,他們的獵槍都裝滿了子彈。

  狼果然又站在橋頭,看到牧羊人,隻是焦急地來回走動了幾次,並沒有退讓。

  牧羊人走到離狼五步之遙的地方,左手提槍,右手撿起一塊石頭,大聲喊:走開,快走開!還把石頭扔過去嚇唬它。

  可是,狼不肯走,仰頭望著他。狼顯然知道麵前站著的就是它的救命恩人。

  牧羊人回頭望了望遠處的村長,又轉頭對狼說:快走開,他們會殺了你的!

  狼似乎聽懂了,警惕地望著遠處的人群,但還是不走。獵手都舉起了槍,瞄準了。

  村長在喊:你再不動手,我們就開槍了!

  牧羊人急了,揮著槍托驅趕。狼往後退了一下,還是擋在橋頭。

  牧羊人發狠了,說:我不是跟你鬧著玩,你再不走,我就殺了你!

  然後,他舉起槍,瞄準。他以為這樣就能嚇跑狼。

  狼突然前腿跪倒,下巴貼著地麵,發出哀叫,眼裏滿是祈求。

  牧羊人被這一幕驚呆了,他覺得這狼腦子是不是出了問題,而且,他最看不起這種沒有骨氣的狼。他的心好像被撕開了一道血口子,手也抖動起來。他咬牙切齒地喊:你給我起來,沒用的家夥!起來!起來……

  轟一聲,牧羊人的槍響了,爺爺說過,這支槍百發百中。果然,狼的腦袋穿了個窟窿,它甚至沒來得及慘叫,就重重地栽倒在地。

  就在牧羊人發呆的時候,狼被拖走了,羊群趕集似的擠向橋頭。可是,沒有一隻羊能夠過澗,橋的中間突然塌陷,前麵的羊一隻接一隻掉進深澗。

  村長連忙阻止了羊群,又組織人把橋修好。村長給橋取了個名字,叫狼橋。村長拍著牧羊人的肩膀說:唉,沒想到呀,這狼還是為我們著想呢。它知道橋有危險,才不讓羊上橋的。它真是通人性呀!可惜,它已經死了,取這個名字,算是對它的紀念吧!

  村裏人都知道,不會再有狼了,所以,用狼橋紀念狼,不會再有人反對,應該說是天經地義吧。

  牧羊人偷偷察看過那些橋麵上斷掉的樹枝,上麵都是牙齒的咬痕。可以肯定,是狼幹的。可是,狼為什麽要這樣幹呢?他想不明白,也沒有告訴村長。村長雖然在全村人眼裏都是精明強幹的,但他認為村長是個渾蛋加傻蛋。這不,村長又讓狼愚弄了一把,活該!

  狼死絕了,牧羊人還是牧羊人。他趕著羊群到北山去,在一個隱秘的山洞裏,發現了兩隻狼崽。他突然明白了,母狼為什麽會給他跪下,狼族沒有懦夫,狼的每一根骨頭都錚錚作響!

  牧羊人偷偷把兩隻小狼抱回家,然後告訴村裏人,說他花高價從外麵買回了兩隻牧羊犬。

  牧羊犬一天天長大,越來越像狼。不過,它們成天和羊混在一起,從來不傷害羊。所以,村裏人就相信,它們不是狼。

  隻有牧羊人清楚,狼就是狼。每到月圓之夜,它們就會狂躁,咧嘴、磨牙。牧羊人就帶著它們來到狼橋,讓它們盡情仰天長嚎。牧羊人跟著一起長嚎,這樣,村裏人問起來,他就說是他在扯著嗓子喊。

  村裏人就笑稱他是狼人。狼人的牧羊犬後來下了小崽,越來越多,有了成群的牧羊犬。村長要他殺掉一些,太多了讓村裏人不安。

  牧羊人不肯殺,就帶著羊群和牧羊犬獨自搬到北山去住了。從此,南山的人再也不敢經過狼橋去北山,因為那裏的牧羊犬太多,誰都怕。

Tiny
發現更多相似內容:
  • 狼橋

    牧羊人上山放羊,總是背著一支雙管獵槍。但他從來沒有放過一槍,因為他說隻在狼攻擊羊的時候,他才開槍。...